nuffnang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爷爷的闹剧告一段落了

我把人生比喻为闹剧。。。
今天爷爷出殡了,是火化。。。
这几天好像过了一个星期似的。。。
虽然很忙,可心里总不踏实,
常常觉得心被一块石头压住似的。。。
昨晚,“na mo lou”来念经,
我哭了。。。
因为是送爷爷上桥的,
我看着na mo lou拿着爷爷的神主牌走上桥,
过后又带爷爷进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屋子里,
心里一直想,爷爷在桥上怎样?
过完桥了没?
担心他不懂要往哪里走,
怕他自己一个人会很怕很孤单。。。
今早,伯伯们跟爸爸去帮爷爷洗脸,
姑姑,婶婶还有妈妈帮他盖“红白被”,
大姑妈哭了。。。
封棺时,我们都不能看,
跪在马路,低着头,我哭得不成声,
爷爷的身体被困在封闭的棺材里面,
他会不会觉得暗,会不会怕,
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过后我们送他最后一程,送到我家下面的红绿灯,
一路上我都在哭,上巴士我还是在哭,直到到了火化场我才停止哭泣,
我们看着爷爷的棺木被运到下面准备要烧,
我们走时,我看到有一处屋顶在冒很大烟,
心想是不是爷爷已经开始被烧了,可是那屋顶离刚才运棺下去的地方有点点的距离,
心里莫名地沉重,爷爷的身体被烧了耶,用了89年的身体被烧了,
他的手曾经牵过我的手,小时候我一定常躲在他的怀抱里,
还记得幼稚园时,我常常趴在他的肚子上,
我以前小时候喝milo一定要他泡的我才喝,他泡的milo的味道总是比较特别,不懂是不是加了什么迷汤呢。。。
就这样,不用一星期的时间,一切化为灰烬,
现在,他在那里,他过得好不好,
搬家了,新屋子住的舒适住得惯吗,新的佣人服侍得他怎样。。。
心里很担心,可是我不能做什么。。。
我唯一感到有点遗憾的是今早没买到他爱吃的karipop,
他常常给钱我跟我说:欢,去买karipop,你自己要吃什么你自己买。。。
还有他喜欢吃萨其马

可是这几天,我们都没买到。。。
幸亏,现在在家里供奉,可以在头七那天买回来给他吃。。。
爷:
我会乖的
你不用担心我们
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你自己在另一个世界要过得好哦
如果屋子不舒适,钱不够用,车子坐得不舒服记得要告诉我们
我们会尽量烧给你的
不要挂着我们哦
安心吧
愿上天保佑你
让你在另一个世界不会过得苦
爷,我爱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