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该后悔吗?

刚刚电话响起。。。
应该是爸爸或是二伯打回来的。。。
奶奶听电话口中还说“要住院啊?”,“要不要钱?”之类的话。。。
妈妈问怎么一回事,是不是爷爷要住院。。。
奶奶说嗯,心脏有一个肿瘤。。。
突然呆了一下。。。
过后又恢复我的冰脸。。。
真的住院了。。。
我今天一放学没看到他躺在那里,
心想是不是去医院检查或是留院观察呢。。。
我心想的竟然成真了。。。
今早进房拿东西时开灯,
看到地上有尿。。。
不用想就知道是他的。。。
因为他种种很令人不能苟同的行为让我讨厌他,
印象中是去年年中开始的,
他做了很多侮辱人的行为。。。
直到现在,
躺在床上就算走路没力可他骂人冤枉人的中气依然还在,
每次他一开始骂人我就会炸喇叭,炸电视机,开rock歌pub歌。。。
当他还有力走时他一骂人我就会拉高我嗓音大大声骂回他,
骂到我喉咙痛骂到我声带沙哑骂到我自己哭泣我才肯停止。。。
前几个月开始,
他没力走了。。。
常常躺着,
我没有一丝丝地同情
或是尽一个孙子该尽的责任
倒不如说我简直当他是透明人,
只要他碰到我用猥琐的眼神看着我我就会瞪着他然后开骂,
我奶奶常骂我黑心,毒舌,狠毒,不敬老尊贤。。。
我从没否认过,我心里知道我自己就好了,
我妈明白我就好了。。。
对,我妈明白。。。
可是她常常教我做个小妇人,
就算给人踏在地底下也不要出声,
人家怎样讲就让他讲,
可是我做不到,人家欺负我欺负我弟妹在背后说我妈,
我不能忍受,爸他不在家就算听到了也不会多说什么来维护我们,
身为三姐妹的大姐,身为家里的老大,身为我妈的情夫
我为了我还小的弟妹,为了我软弱如花的妈,
我把责任扛上肩来,只要听到一点关于他们不好的我都会反驳,
有时还驳到自己语无伦次,舌头打结,讲话结巴。。。
我泼辣,我承认。。。
怪只怪我爸不为我们着想,他早点搬家,体贴我妈一点,
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搞得我们得在亲戚面前忍受白眼。。。
这次他住院,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到医院。。。
我猜就算爸叫我去,就算我到了我也只会站在一旁按电话等回家。。。
我只是心酸,心酸一个老人怎么要承受酱的病痛。。。
是不是真的有因果?有因就有果,为了当初的因承受如今的果。。。

我想你了。。。
我很想要你抱着我,让我躲在你怀里哭。。。
在你怀里,我可以尽情的哭泣,哭累了,你会抱着我睡。。。
我真的想你了,企鹅。。。
此刻的我不想再装只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此刻的我只能自己躲在没人看得见的角落哭
也没了你的怀抱让我靠。。。
刚刚去了你的面子书,
打好了一封信息,
犹豫着要不要发出,
最后,
按下了“删除”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